Back
Featured image of post 于寂寞的世界寻找救赎

于寂寞的世界寻找救赎

CROSS†CHANNE

田中ロミオ,这是少数我在接触galgame之前就听过的脚本家,在看过《人类衰退之后》觉得相当有意思,所以把他的作品都加入待推序列中,19年推过罚抄,大致理解何为田中味,现在推推此作c+c。


开头似曾相识男主太一自言自语

名为冬子的少女打断了太一的叙述,原来他们正在为社团露营作准备

第二日上学的路上,太一遇到了一位穿着不同校服的少女,要他到山上的神龛

太一并没答应她的要求,继续介绍两个学妹

到达教室,冬子与之前判若两人,相当孤高没理睬太一

太一只好去天台找见里学姐,她正在组装天线,一番骚扰后他决定回家

回家途中太一认识了即将过来群青学院读书的新川丰,从谈话中可以得知群青学院是所特殊的学校,招募的人大多是有心理缺陷的人

第二天上学路上又遇到另一个游纱学妹,

回到教室后,冬子还是那幅要死不死的样子,太一又去了天台,与见里学姐谈论中,太一祭出这样一张图

这时天台上工具砸到了见里学姐身上,太一于是将学姐搬到医护室,

照顾完学姐后,太一出来时却发现学姐的弟弟友贵在偷听,友贵知道太一在帮学姐组装天线后,嘟哝了一句会被背板的,转身离去

某天路上,太一又遇上了谜之自行车少女,名为七香的少女告诉太一,这样会赶不上期限的,太一不明白期限是什么意思,但察觉到了紧迫感,正疑惑间,七香使用抱头杀安慰了太一

穿插着众人去海边的剧情

这一周末,天线也终于安装顺利,见里学姐却有点担心

但无论如何,广播成功进行,广播部成员也齐聚在天台上,

太一去厕所的时候发觉耀子也过来了

太一重新回到天台,向广播说出第一句话却是还有么有人类,op转场


崩坏/纯化

见里

相似的开头,但更多的叙述透露出来的是广播部成员关系并没有那么好,露营回来后,他们却发现人类都消失了

太一在天台遇到见里学姐在组装天线,心中了然学姐正在逃避人类消失的事实,用组装天线来麻痹自己,但太一没有揭破,继续帮助学姐

太一回想起往事,原来新川丰与游纱都是过去的人物,还有因骚扰学妹与雾相识

这次见里学姐又受伤,太一见到学姐的血,思绪突然变得紊乱,清醒过后,他看到伤口有齿痕,知道自己所为,太一向学姐道歉

在回家路上,七香又对太一使用了抱头杀,并告诉他天线代表着可能性

在周末广播的时候,他们发觉天线已经被破坏了,樱庭指出天线是由友贵破坏的

争执间,雾带了武器过来更是加剧混乱的程度

众人关系濒临崩坏的边缘,太一也无法保持住理性,正欲动作,却被一箭射穿,耀子为保护太一,怼掉了其他人,时间再次轮回

冬子

这次介绍太一小时候的过去,他曾住在公馆中,但与耀子从没说过话,而后事情发生变化,两人为缓解痛苦决计互相成为半身

太一正想去学校,却发现耀子在门口等候,调戏耀子后,耀子告诉太一事情有点不对劲,决定去调查

太一在路上又遇到了七香

回到教室,看到冬子仍然坐在教室,两人争执过后,太一发觉冬子贫血,于是投食

这段差点笑死

这段差点笑死

周末,天线仍被破坏,结局与上次相似,不同的是冬子为保护太一挡了一箭,再再次轮回


CROSS POINT

太一为修补广播社成员的关系召集他们参加露营,但露营结果却已惨败告终

耀子一大清早给太一装上贞操带,并告知太一,她通过神龛已掌握了信息

太一一出门就遇到七香,怀着疑问,他决定到神龛查看

到达神龛后,太一看到神龛内部有六本属于自己的日记,记录都是同一周的事,猜测这个世界在轮回,但神龛这个地方却不受轮回的影响

回到学校,太一去找雾时,雾却以相当冷淡态度对待他

太一在走廊上偶遇雾与美希,决意骚扰她们,雾却掏出一把十字弓,一番解释后,雾勉强收起了武器

他回忆过去,原来雾是新川丰的侄女

太一晚上发现雾在晚上练习射箭,而目标却是自己模样的公仔

他回想与雾的谈话,知道了新川曾丧失过记忆,也了解了雾害怕着大家的恶意,后来新川跳楼自杀,太一却强吻了雾,雾由此变得很厌恶他。回神过来,雾出现在面前,痛斥他是个披着人皮的怪物,模拟着人的行动,以消遣伤害人的关系为乐

耀子觉察到了雾有杀太一的倾向,提前动手怼她,但被太一阻止了,两人关系稍微有点改善

太一在找冬子时,却发觉冬子早已饿死,太一精神又变得不稳定从而逼迫了雾,幸而被耀子所救

耀子告诉太一想理解他的人都不会存在

太一找雾解释时,雾怀疑新川自杀与太一有关,再次掏出了十字弓

太一只好说出了一切,他小时候作为佣人侍奉耀子家,耀子因为是私生女所以不被人重视,后来,耀子家道中落,公馆也被另一群人霸占,公馆中的人被迫满足这群人的欲望,耀子与男主也遭遇过毒手,有个人的小孩也参与到这些事情中,而这个小孩就是新川丰。

太一继续诉说,最初也没有发现新川丰是那个小孩,后来知道是他后,把所有一切都告诉了新川丰,新川乞求太一的原谅,太一此时已经不是个正常人,也没有所谓恨的感情,但看到新川曾若无其事的正常生活,就对他说了句为什么还不去死,新川听了这句后就跳楼自杀了,太一后来思考新川活着会不会好点,但也没有得出过答案。雾听过这些事后,已经放下了十字弓,并想用自己来为新川赎罪

在周末,太一不由自主对广播,对众人,对雾,或许对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

说完,雾已经哭了出来,太一扑向雾的怀里,心中却害怕着这段记忆的消逝,在这样想的同时,眼角瞥见世界开始泛白,轮回开始

美希

在美希作用下,雾与太一关系稍稍有点改善

下山时,太一想起了神龛的事,走到神龛附近时,察觉到有许多陷阱,而在深处,出现了耀子的尸体,这一幕恰好被雾所见,雾理所当然认为太一是凶手

太一在天台与见里学姐谈话时,雾又掏出了十字弓,因为她发现冬子的尸体,在美希调解下,雾勉强离去

太一去查看冬子的尸体,确定了是他杀,做了一番调查,与此同时,樱庭准备去旅行

太一去天台时,看到了友贵被钢线贯穿,而见里学姐坠楼身亡,在这种情况下,雾认定太一是凶手,决心怼掉太一,搏斗的时候,却有一只箭同时射中了两人,太一回看凶手果然是美希。美希向太一说明,这个世界是不断轮回的,而躲在神龛的附近就能避免自己被重置,她在这个世界已经活了几十个星期了,为了避免自己死亡,做了许多事情,因为她比谁都要在乎自己,与太一想作为人生活不同,美希只是装作人的样子生活,太一听着这些话语,由于失血过多,视线逐渐昏暗

醒来后,太一发现自己被美希所救,两人没羞没臊开始生活,美希告诉太一这个世界其实不是原来的世界,

周末日,美希仍陪伴着太一,决定再次轮回

//

这周一开始就遇到七香,在七香的拜托下太一前往神龛,查看日记知道了轮回的事实

在商店,太一看到失去经验值成为LV0的美希

尽管太一忙东忙西,却基本空手而归,在周末,耀子为保护太一怼掉了所有人,时光再此轮回


唯一之物

重要的人

开头又是回忆,太一与耀子制定计划准备怼掉所有人,

太一到了神龛附近,回想起露营回来时身心疲惫,闪过想孤身一人的念头,下山时,就陷入了轮回世界。他查看神龛中笔记,不由大恸,七香安慰太一,就这样下去也未尝不可,但太一拒绝了她,因为笔记中记载他的罪孽,尽管他都不记得,但这些罪孽是存在的,

太一刹那间明白自己是大家陷入轮回世界的元凶,但他不明白自己想的是孤身一人,为何众人也同样进入这个世界,询问七香时,她给出了答案,太一在最后时刻望了大家一眼。轮回了这么多次,太一也终于知道自己无法与任何人交错,决定将寂寞的世界化作孤独的囚笼,将广播社成员一一送还原来的世界

在太一行动下,雾的敌意逐渐减少,接着三人去了海边

周末日,太一送还了雾,并在神龛附近躲过了轮回

去道歉

太一去天台找见里学姐时,想起了学姐邀请他进入广播社的经过

在与学姐交谈中,太一知道了学姐的父亲是一名罪犯,接着两人也去了海边,周六晚上,太一蹲守到友贵来破坏天线,太一果断打了他一顿,学姐与友贵隔着太一开始了对质,太一询问友贵到底发生过什么事,友贵说学姐背叛了家人,举报了父亲,而自己也是为了保护她导致再也无法打篮球,友贵痛斥,她只是想创造让自己身心愉快的空间而已,听到这里,学姐逃离了天台。太一反问友贵觉得自己正常吗,友贵认为他也相当正常,太一却反驳友贵看似正常的自己也故意伤害过游纱学妹,他继续述说,友贵是个正常人,所以无法理解我们这类人,愈发不应该做的事,却愈发想触碰,并非想做,而是无法抑制,而我们大多憎恨这样的自己,友贵愕然

太一回去找学姐,学姐已不知所措,请求他解决自己,太一表面说好,却将学姐带到神龛附近送还了她

恰好友贵也赶到了,太一也送还了

Disintegration

太一忆起冬子第一次来群青的时候,他为了适应人类生活,故意对冬子展现好感,两人关系逐渐密切,却开始走向了崩坏

回到现在,冬子询问太一为什么这样冷淡对待她,太一回答说道,他喜欢的是和世界战斗的冬子,所以不会让冬子为了逃避从而依赖自己,太一回忆过往,冬子在两人关系加深后愈发病态的依赖自己,太一察觉到危险,决定重置这段感情,开始不理睬冬子,冬子为了博取太一的关注甚至不惜自残自己,所幸最后被耀子所救

在周末,太一送还冬子前询问她,为什么一直很孤独,冬子回答道,只是不甘心被当作异常之人,仅如此就被孤立了,太一此时也终于理解了冬子

挚友

樱庭是个笨蛋,在周末时,太一送还了樱庭

有朝一日,我…

美希发觉大家都不在,不由大哭,太一只好欺骗美希,太一为恢复美希精神带她到海边游玩

最终,也送还了美希

胆小鬼

太一早上出门就看到耀子,由于惯性,太一仍前往学校,在空无一人学校中,孤独的感觉挥之不去,太一没信心能一直待下去

碍事的家伙都消失.jpg

碍事的家伙都消失.jpg

太一看到山上有烟弥漫,跑到神龛附近时,发觉耀子在烧自己的笔记本,想让自己的经验值归零,

太一直觉这个耀子也是拥有记忆的,为了避免送还友人的记忆消却,他决定提前动手,不过最终还是失败了。醒来后,太一发觉自己被监禁着,无论行动与思维都受到束缚,为了能在周末送还耀子,决定使用最后招数,称耀子为胆小鬼,一贯冷静的耀子听完这句话后却惊慌起来,太一不理会耀子继续陈述,在公馆的那一天,耀子因为怯场一个人都没杀掉,所有事情都是太一解决的,到了最后,耀子却在害怕,恐惧着太一,太一的心由那时刻崩坏,头发也变成白色,太一嗤笑耀子并不是所谓半身,也不需要自己,只是由于惯性才做到今天。耀子听完失了魂般放了太一

在周末,太一也送还了耀子

黑须 † 晚安

至此世界已变成了个孤独的世界,这时候七香却出现了,告别七香,太一不自觉说了句谢谢妈妈

太一在这世界的寂静中,思维开始紊乱,跑到神龛附近时,发现灵异效果消失,太一明白两个世界的交错已经消失了,他将永远滞留在这里,在弥留之际,太一溯往自己的记忆,最终记起了刚出生的回忆,于刹那间,太一拥有了做人的实感,怀揣送还友人的记忆与做人的充实感,太一获得在这个世界活着的勇气

太一继续维修天线,希望有人能收到广播


这部还是以往田中的风格,描述特殊环境下人与人交际,到最后,太一独自一人在群青广播,看得我不由一叹,没有在普通世界成为人的太一,却在不需要交往的孤独世界达成了目标,莫名的讽刺。田中作品整体压抑下总会有些许的治愈,这一点莫名的戳中我,这部感触最深的是追寻交错带来微末的幸福。

Built with Hugo
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